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佛教名词 >

【佛龛】是什么意思?佛龛摆放位置及禁忌

[佛教名词] 发表时间:2014-12-25 作者:未知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【佛龛】佛龛是什么意思?佛龛摆放位置及禁忌

佛龛怎么读?佛龛是什么意思?

  佛龛读作「fó kān」。佛龛是指供奉佛像的小阁子,一般为木制。龛原指掘凿岩崖为空,以安置佛像之所。据《观佛三昧海经》卷四记载,一一之须弥山有龛室无量,其中有无数化佛。《大毗婆沙论》卷一七七记载:底沙佛至山上,入吠琉璃龛,敷尼师檀,结跏趺坐,入火界定。现今各大佛教遗迹中,如印度之阿旃塔,爱罗拉,我国云冈、龙门等石窟,四壁皆穿凿众佛菩萨之龛室。后世转为以石或木,作?#27801;?#23376;形,并设门扉,供奉佛像,称为佛龛;此外,亦有奉置开山祖师像。

佛龛摆放位置及禁忌

  佛龛的摆放位置很重要,也很有讲究,但是也有部分人?#27426;?#24471;如何正确的摆放佛龛。在家敬佛拜佛,把佛像请回家中,是虔心修佛的一种很好的方式。有佛龛盛放的佛像更是值得尊敬的佛,因为不是所有的佛像都带有佛龛的。古语有云,佛龛乃佛的棺材,佛像即佛本身。

  那么佛龛,根据大小确定佛龛摆放位置。基本的佛龛摆放位置,当然得高处正堂当中,佛龛需摆放于方桌上,方桌上得摆个架子似的东西。佛龛摆放位置的前面摆上香炉,水果等贡品。佛龛的形状各异,多见方形,当然也有半圆型,有时佛龛还有各种花纹。我们得根据这些来决定佛龛摆放位置。?#28909;紓?#26159;半圆型佛龛,那么背墙应挂相应的帘?#36857;?#34924;托佛龛的圆边。佛龛摆放位置的方位,是朝大厅大门,而建筑学上大门一般是朝南,所以佛龛自然也是面朝南了。此外,我们还需注意佛龛摆放位置的背后不得为厕所、厨房等杂物之所。

  对于详解的佛龛摆放位置,有以下几点:

  1.要由里朝外,佛龛或神台由家里面向门外摆放,由厅向外摆放。也就是说要对着大门,但如受环境的限制不能达到这个要求时,也应把他向着大门口的方向,忌冲门,即一进家门?#22270;?#20315;龛或神台(指离门太近),要和门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  2.宜在静方,安放的地方要清静,整洁。佛龛或神台附近最好不要有音响,电视机等东西。

  3.不可对着床铺。不可对着餐桌。厨房,厕所,因菩萨见不得不雅的行为和荤腥之类。如条件所限,有的把佛龛或神台放在卧室,那么在睡?#36303;?#35201;拿个黄布帘挡上。

  4.佛龛或神台要有靠,背后不能空虚。靠墙的隔壁不能是厕所,厨房。

  5.佛龛或神台忌在横梁下。

  6.如条件许可,设置的佛龛或神台不能太低,高度要?#25163;小?/p>

  7.供奉的数目,逢单,不可逢双,如供菩萨和其他神明,要菩萨在上神明在下,因神明的档?#25105;子?#33769;萨,佛和菩萨是至高无上的。

  8.佛龛或神台的方位:一般不要放在家中的正南方正西方(此方位?#20113;?#19968;下也可以),其他方位皆可,最好根据其家里的风水布局来决定。

  9.供奉佛和菩萨最好坐西向东。

佛龛的历史发展

  源于建筑又精于建筑

  ?#31471;?#25991;》记载,“龛”在古时并没有后来的含义,汉扬雄著《方言》四称:“龛,受也。”即容纳、盛受之意。佛教传入中国后,龛又指掘凿岩崖为室,安置佛像,即供龛。在中国云岗、龙门、敦煌等石窟中均能见到。此后,又出?#33267;?#23558;石、木或其他材料做?#27801;?#23376;形小阁供奉佛像,但大都是与佛堂建筑同期进行,尺寸上有一定规范的较大佛龛。而在故宫中,独立于建筑主体之外,可随时拆迁并与佛像有多种组合关系的小型供龛,则在数量、样式和艺术特征上?#23545;?#36229;过了传统的佛龛。

  乾隆时期,承做供龛的事项主要记录在《活计档》的“金玉作”、“匣裱作”、“油木作”、“广木作”、“珐琅作”及“如意馆”等档案?#23567;?#23613;管雍正时期档案中已有大量制龛活动的记载,但现存实务并?#27426;?#35265;。目前,故宫中珍存的供龛多属乾隆时所作,样式和装?#25991;?#23481;融汇满、蒙、汉、藏宗教生活中众多艺术元素。据乾隆年间档案的记载可知,宫中佛龛制作?#35057;?#30528;传统的审定方式。

  制作需?#23454;?#20146;自监督

  当内务府官员将佛像及供龛呈?#23454;?#26102;,?#23454;?#39318;?#28982;?#38477;旨将“法身梅洗,开?#24120;?#20687;染青发”,然后让造办处为佛像配龛,然后让如意馆或中正殿按?#23454;?#24847;图绘画纸样,贵重的金银质地佛龛还要先做出模型,?#23454;?#24120;会提出一些意见,令其修改后再次?#19990;潰?#26377;时反复多次,直至满意后开始制作。内务部所属各部门按照分工性质承揽活计。如“钱粮库”筹备制龛用的各类材料,“广木作”、“油木作”、“匣裱作”承做各式木龛,除制龛、罩油、镶嵌外,还要进行红片金或黄缎裱里,龛背后刻四体字样等工序;“金玉作”承造各式金、银质地佛龛以及各类镶嵌工艺;“珐琅作”承造珐琅龛及珐琅装饰物;“如意馆”除绘画供龛纸样外,还负责各种玉饰雕刻工艺。一座制作精美的供龛通常需要由造办处多个部?#21028;?#20316;完成。

  供龛制成后,最后的验收者往往是?#23454;?#26412;人。不要小看?#23454;?#30340;审美能力?#25237;?#24037;艺?#25913;?#31243;度的苛求,工匠们因制龛不能令?#23454;?#28385;意而遭罚俸禄之事时有发生。从“用材不好”、“大小不合”到“做工粗糙”,都有可能成为受罚的原因。乾隆十三年(1770年)7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:当造办处“金玉作”为皇太后万寿节所制四座供龛?#19990;?#32473;乾隆时,?#23454;?#35748;为“佛呙做小了,又糙,片金里为何不用好圆金片做”等,降旨将相关责任人“并该作俱议不是”,结果,相关人分别?#29615;?#20472;禄六个?#38534;?#32602;钱粮六个?#38534;?#24809;罚如?#25628;?#21385;的原因却极为简单:此龛是特地为皇太后八十大寿制作的,而皇太后又崇佛至极,乾隆?#23454;?/a>是至孝之君人尽皆知,岂能容忍制龛之事有半点闪失?此事也足见?#23454;?#23545;供龛制作的重?#21360;?/p>

佛龛样式

  著名建筑史学家刘致?#30342;?#25351;出:“我国对于龛、藏、石灯、纪念柱、香炉等小物品,通常是用小型房屋来解决造型问题,这是一种习惯,也是有将小物大作的意思,?#32536;?#26684;外精巧。”

  的确,在清宫中佛龛不仅以‘房屋’造型占很大比例,其中又以模拟官式建筑者为大宗,如宫殿式龛、楼阁式龛、亭式龛和各式塔龛等。清宫佛龛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其本身是建筑的某个类别,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古代建筑多为木制?#23721;?#38271;期保留,因此佛龛作为建筑缩影的价值就更显珍贵。

  在清宫佛堂的显要位置,通常放置拟宫殿样式并完全按照实体比例微缩制成的佛龛。上为屋顶,常刻有斗拱,中为柱身,内供佛像;下为基座,常用须弥座。其间每个?#38468;?#24182;非随意设计,而是具有?#33499;?#30340;?#26700;?#29305;征,体现着封建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。如屋顶的式样、装饰物走兽的数量以及斗拱、彩画纹样等,都一一有?#32454;?#35268;定。

  除了宫殿式供龛之外,故宫中数量居众、样式颇多的是拟宗教建筑造型供龛,其中又以塔式供龛最为引人注目。塔是随佛教而传入我国的一种建筑类型,清宫造办处的工匠从历史文献、壁画、石刻中汲取丰富的营养,所制塔龛样式除传统的楼阁式、重檐式等外,还有许多大胆变体以及结合体式,其中最具清宫特色的是“三塔龛”和“五塔龛”,综合了汉藏两地的典型建筑,顶部排列三尊或五尊喇嘛合?#31471;?#20195;表“三世佛”或“五佛五智”之意。

  此外,还有类似僧人苦修的“草庐”式龛,有些甚至?#36129;?#24187;出莲蓬的外形,专?#39029;?#20854;创作灵感可能来自石窟壁画或西藏唐卡。总之,宫廷工匠利用其高超?#23478;眨?#23558;各地宗教建筑的代表性特征浓缩到宫中的佛堂之?#23567;?/p>

  此外,拟园林式建筑造型的佛龛也很常见。其中的点睛之作便是亭式龛,其写意手法极尽想象与创造之能事,成为清宫供龛中最富变化和观?#25176;?#30340;样式。拟亭?#30342;?#22411;供龛又分为园亭式、四方亭式、长方亭式以及四角、六角、八角亭式等。其顶部的变化最为丰?#27426;?#24425;,有歇山、悬山、攒尖、盝顶等,一些飞檐设计更是变幻奇突,轻巧美妙。

  除了上述造型外,还有拟传统器物造型的供龛。如屏风式龛,灵感来自西藏唐卡的“漆泥子佛挂屏龛”则是独具清宫特色的装?#32441;?#39118;。这?#20013;问?#21518;来?#36129;?#21457;展为全部以无量寿佛为主题的挂屏式龛,作为皇太后或?#23454;?#30340;祝寿之器。此外,葫芦形龛也是清宫佛堂的常见供龛样式,它以葫芦及其变体为载体,内供佛像常以3、6、9或9的倍数为一组出现。之所以选用葫芦形,是因为传统认为葫芦多籽,藤蔓绵延不绝,象征子孙繁衍,生生不息。此外葫芦还因“福、禄”的谐音成为“福?#29004;?#20195;”的吉祥物,因此在清宫中有大量器物选用葫芦造型。令人惊异的是,这种造型被供龛制作者采用,而且供奉的是藏传佛教尊神,恰好表明了清朝诸帝认为的儒、释、道三教“理同出于一原,道并行而不悖”的观念。此外,在乾隆中晚期造龛档案中,开?#35745;?#32321;出现“西洋式龛”的记载,成为一种独特的风格。装饰上也使?#26151;?#22823;量“西番莲纹”、“西番葡纹”、“西番花草纹”等,营造出浓郁的西洋情调。

粤11选五开奖直播
山西快乐十分钟前三遗漏 广西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秒速时时彩开奖app 腾讯分分彩国家开奖 任选9场开奖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36选7一等奖多少钱 2012中国福利彩票 实况2013德甲补丁 网球王子2 公式规律一尾 宁夏11选5开奖走势图 2元彩票网是正规的吗 辽宁11选5定一胆技巧 淘宝快3属于什么意思